探討知覺負荷量對於干擾圖臉處理的影響

Translated title of the contribution: The effect of perceptual load on the processing of a distracting schematic face.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人臉是一種特別的視覺刺激,在視覺處理上會優先被處理,此論點已獲得許多研究證實,人臉作為一個干擾刺激時,會被自動地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反應選擇。然而,Bindemann、Burton及Jenkins(2005)卻發現,當目標刺激為人臉時,干擾人臉不會被處理,且不會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基於以上結果的不一致性,本研究欲釐清:當參與者在搜尋目標人臉時,是否仍會受到旁側突顯干擾人臉的影響(由相容效果來反映),且如此的影響是否受到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調節。參與者被要求在環形排列的刺激中,尋找目標人臉,判斷其情緒性(實驗一、二及四)或身份(實驗三),同時忽略旁側的突顯干擾圖臉。藉由操弄目標與干擾圖臉的反應相容性,來測試干擾圖臉是否有被處理。實驗結果發現,當非目標刺激為五個相同的圓盤(實驗一與二)與中性圖臉(實驗一與三)時,可以觀察到相容效果(亦即在目標與干擾刺激相同時,正確率較不相同時來的高,或反應時間較快);而在非目標刺激為彼此相異的正立(實驗二、三或四)或倒立(實驗四)圖臉時,相容效果則消失。這些結果可以被知覺負荷量理論解釋,同時也可以利用注意力視窗假說來解釋,干擾人臉是否會被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取決於當時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253-267
JournalChinese Journal of Psychology
Volume5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2

All Science Journal Classification (ASJC) codes

  • Psychology(all)

Cite this

@article{5e7040847fa44d3fbc1f7c597d4db71a,
title = "探討知覺負荷量對於干擾圖臉處理的影響",
abstract = "人臉是一種特別的視覺刺激,在視覺處理上會優先被處理,此論點已獲得許多研究證實,人臉作為一個干擾刺激時,會被自動地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反應選擇。然而,Bindemann、Burton及Jenkins(2005)卻發現,當目標刺激為人臉時,干擾人臉不會被處理,且不會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基於以上結果的不一致性,本研究欲釐清:當參與者在搜尋目標人臉時,是否仍會受到旁側突顯干擾人臉的影響(由相容效果來反映),且如此的影響是否受到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調節。參與者被要求在環形排列的刺激中,尋找目標人臉,判斷其情緒性(實驗一、二及四)或身份(實驗三),同時忽略旁側的突顯干擾圖臉。藉由操弄目標與干擾圖臉的反應相容性,來測試干擾圖臉是否有被處理。實驗結果發現,當非目標刺激為五個相同的圓盤(實驗一與二)與中性圖臉(實驗一與三)時,可以觀察到相容效果(亦即在目標與干擾刺激相同時,正確率較不相同時來的高,或反應時間較快);而在非目標刺激為彼此相異的正立(實驗二、三或四)或倒立(實驗四)圖臉時,相容效果則消失。這些結果可以被知覺負荷量理論解釋,同時也可以利用注意力視窗假說來解釋,干擾人臉是否會被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取決於當時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
author = "Cheng-Ta Yang",
year = "2012",
language = "Chinese",
volume = "54",
pages = "253--267",
journal = "Chinese Journal of Psychology",

}

探討知覺負荷量對於干擾圖臉處理的影響. / Yang, Cheng-Ta.

In: Chinese Journal of Psychology, Vol. 54, 2012, p. 253-267.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TY - JOUR

T1 - 探討知覺負荷量對於干擾圖臉處理的影響

AU - Yang, Cheng-Ta

PY - 2012

Y1 - 2012

N2 - 人臉是一種特別的視覺刺激,在視覺處理上會優先被處理,此論點已獲得許多研究證實,人臉作為一個干擾刺激時,會被自動地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反應選擇。然而,Bindemann、Burton及Jenkins(2005)卻發現,當目標刺激為人臉時,干擾人臉不會被處理,且不會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基於以上結果的不一致性,本研究欲釐清:當參與者在搜尋目標人臉時,是否仍會受到旁側突顯干擾人臉的影響(由相容效果來反映),且如此的影響是否受到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調節。參與者被要求在環形排列的刺激中,尋找目標人臉,判斷其情緒性(實驗一、二及四)或身份(實驗三),同時忽略旁側的突顯干擾圖臉。藉由操弄目標與干擾圖臉的反應相容性,來測試干擾圖臉是否有被處理。實驗結果發現,當非目標刺激為五個相同的圓盤(實驗一與二)與中性圖臉(實驗一與三)時,可以觀察到相容效果(亦即在目標與干擾刺激相同時,正確率較不相同時來的高,或反應時間較快);而在非目標刺激為彼此相異的正立(實驗二、三或四)或倒立(實驗四)圖臉時,相容效果則消失。這些結果可以被知覺負荷量理論解釋,同時也可以利用注意力視窗假說來解釋,干擾人臉是否會被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取決於當時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

AB - 人臉是一種特別的視覺刺激,在視覺處理上會優先被處理,此論點已獲得許多研究證實,人臉作為一個干擾刺激時,會被自動地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反應選擇。然而,Bindemann、Burton及Jenkins(2005)卻發現,當目標刺激為人臉時,干擾人臉不會被處理,且不會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基於以上結果的不一致性,本研究欲釐清:當參與者在搜尋目標人臉時,是否仍會受到旁側突顯干擾人臉的影響(由相容效果來反映),且如此的影響是否受到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調節。參與者被要求在環形排列的刺激中,尋找目標人臉,判斷其情緒性(實驗一、二及四)或身份(實驗三),同時忽略旁側的突顯干擾圖臉。藉由操弄目標與干擾圖臉的反應相容性,來測試干擾圖臉是否有被處理。實驗結果發現,當非目標刺激為五個相同的圓盤(實驗一與二)與中性圖臉(實驗一與三)時,可以觀察到相容效果(亦即在目標與干擾刺激相同時,正確率較不相同時來的高,或反應時間較快);而在非目標刺激為彼此相異的正立(實驗二、三或四)或倒立(實驗四)圖臉時,相容效果則消失。這些結果可以被知覺負荷量理論解釋,同時也可以利用注意力視窗假說來解釋,干擾人臉是否會被處理,影響目標作業的判斷,取決於當時目標作業的知覺負荷量。

M3 - Article

VL - 54

SP - 253

EP - 267

JO - Chinese Journal of Psychology

JF - Chinese Journal of Psychology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