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女詩人的精神圖像:杜潘芳格的生命史探究

  • 劉 維瑛

Student thesis: Doctoral Thesis

Abstract

承接過去對於臺灣女性詩學的討論,回歸作者中心,是建構本文的軸心標的。本論文旨在重新檢視女詩人杜潘芳格(1927-)的生命史,將焦點置於個人思想與人生態度,也透過分析日記與作品,在某些程度上,可以看到不同的女性史的圖像,也期望可以突破過去台灣文學史上的討論,與補充或修正相關研究成果。 出身臺灣新竹的杜潘芳格,是當代詩壇一位很值得再關注的對象。她屬於思想性的詩人,跟一些社會使命感強烈,自覺對家國有責任的文學人不太一樣:當她經歷生命體悟或檢驗,關照到社會議題。這些,有時以言說,成就了私我省察的日記,有時以語言、意象為媒介,萌生了她的文學與詩。 針對臺灣文學史上,被認為是本土創作代表的杜潘芳格,在過去已有相當程度的討論,讓我們理解作為所謂跨越語言一代女詩人的個人特質與作品意義。這一切的作家文本,解釋與詮釋等詩人文學世界的構設,似乎也塵埃落定,加深了既定印象。 文學史上的杜潘芳格以詩文剖寫自身感情,理解時代。我們理應考慮社會背景與其個人處境,來揣測或想像,她所置身的台灣社會,究竟是怎樣的歷史情境,同時回到其日常,又是怎樣的內心世界,在自我探索過程中,現代化的自我,又是如何經驗與遭遇?如何記憶與抒發?從新發現的杜潘芳格日記手稿資料,是可以作為一種迴轉映照,重新獲得更深層的意義,做為女性生命史的意涵,也能夠不言盡出。 由於女詩人個人日記、書信等史料出現,重新讓我們得以在歷史縫隙中,窺見女詩人她自己的心智成長,她的絕處逢生,她的沮喪苦悶,父母親的心疼與期待,心愛丈夫的守護,與在現代性體驗過程中,不如過去文學史中想像的那般閃爍、偉大或高舉「文化母親」之名,這些確都是人生經歷,文學養分,也當然是一種屬她自身的文學敘述。 究竟是書寫生命,或是生命書寫?長久以來,歷史多以宏觀的大歷史為探究之基本課題,這樣的想法,不能意味著歷史便是向前進步的,在歷史洪濤中,有多少女性成長過程中的生命細節與真實故事,在時代翻滾中,被掏洗無蹤。這是本文期望以女性生命史為觀察重心,去探女詩人的精神面貌。 歷史向前的速度總是太快,無人能遮挽。回頭去檢視她的日記、書信等史料,如同一個個滯緩的鏡頭畫面,明明就是臺灣政治、社會巨大改變的時候,我們看到她(被迫)堅守的日常、情感、價值觀等生命細節,在理性與感性中搖?。少時依靠父親家族,婚後倚賴夫婿,她的生活,彷彿紮根於歷史飄渺的某處,但這個現實時空,卻只剩下日記、和所謂書寫行為裡,關於人間社會,對於她來說彷彿異域。無論是感受自身,或是擷取現代性體驗過程中,書寫,成就一種真實,也如同跨越日本時代的前輩女性,能夠真實地寫,說出內心盼望或者存在思維,本身就是一種前進。 經過日本殖民皇民化的洗禮,戰後戒嚴、解嚴的時代氛圍,女詩人總被歸納於本土文學的陣營中,也續以創作、詩歌的留存其女性聲音與身影。而杜潘芳格,作為常民女性,她的文學觀與中文、日語與客家詩創作,被學術研討會分析,被過度詮釋,便如今日詩史中常見的論斷。幾位重要的文學評論者,也只能透過現有作品,隔著紗簾,理解接近虛無「詩思迷人」的美學方向。 當今臺灣文學史的發展走向多元,對於詩人生命史本身,藉著日記、書信資料的整理,理解日本時代臺灣的新知識女性;在現代性的影響下,做為殖民地底下的個人經驗,做為戰後的諸多女性體驗,這些細節,讓人重新看見女詩人的人生觀與對家國認同;重新思索她的詩,對應史料裡,她對於婚姻、性愛、家庭、親子教養、人際等經驗,過程中所掌握的個人觀點與文學創作所感喚的力量,羅織出更為深切的尋索,把那些斷裂在日常生活當中的細節,描摹並列,除了在台灣新文學中,佔有重要地位,我們或又能在其中,捕捉到一段百年來台灣女性特出的銳感與嶄新視界。
Date of Award2014 Aug 25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upervisorChang-Ming Chen (Supervisor)

Cite this

臺灣女詩人的精神圖像:杜潘芳格的生命史探究
維瑛, 劉. (Author). 2014 Aug 25

Student thesis: Doctoral 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