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背信罪的本質與風險行為

  • 蔡 梓詮

Student thesis: Master's Thesis

Abstract

在背信罪的釋義學討論上,我國的學說與判決常會引用德國法上有關背信罪本質的爭議,而其中又以「濫用權限說」對「違背信託說」的批評引發最多的討論,而有成為多數主流見解的趨勢。 然而我國在解釋該爭議之內涵時,皆未針對德國刑法第266條中的「濫權構成要件」與「背託構成要件」做全盤的了解,本文整理了德國有關兩個構成要件在釋義學上的討論,並仔細釐清兩者間的適用範圍差異後,發現我國學說討論上經常忽略濫用權限要以權限被「有效使用」為要件,這個要件使得濫用權限說在某些情況下會產生處罰漏洞。另外,本文爬梳「濫用權限說」在德國發展的脈絡,發現立論基礎和背信罪的立法過程間存有?多矛盾,和背信罪最初的處罰特徵也有扞格之處。 在背信罪與侵占罪的區分上,採取構成要件解決模式者,忽略了事實上存在「不符合濫權構成要件、亦不構成侵占罪而只能用背託構成要件處罰的侵害模式」,另外,用結果開放性和侵害行為是否在權限範圍內區分背信罪和侵占罪,均會導致處罰範圍出現漏洞,因為受託處理他人事務之人,在違背任務行為當下,不一定會持有他人之物,而兩罪保護的法益也不盡相同,因此本文認為就兩罪關係,應採取想像競合的見解。 在一個伴隨經濟損失危險的風險行為中,最重要的問題即是如何區別一個行為究竟是對他人財產的合法經濟操作,還是可罰的背信行為。 關於風險行為之容?性,本文認為,當有財產所有人的明示同意時,同意是唯一的標準,而當不存在財產所有人的同意時,可以藉由容?風險與自願承擔風險的概念來劃定風險行為的容?界線。 在風險行為的損害判斷上,本文認為判斷損害的折算時點就是違背任務當時,不能任意往後推移。而損害的計算上,客觀經濟價值是唯一的判斷標準,價格的下跌危險只是形成價格的基礎因素之一,並非真正的法益侵害危險,所有人與財產間的支配關係,只是再論斷一個經濟價值能否納入財產所有人整體財產中的步驟,並非刑法保護財產法益時的直接保護對象,整體財產犯罪中的財產損害,仍應以整體財產價值是否減損為依歸。
Date of Award2019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upervisorChen-Chung Ku (Supervisor)

Cite this

論背信罪的本質與風險行為
梓詮, 蔡. (Author). 2019

Student thesis: Master's 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