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賤、荒誕與儀式的完成:邱妙津研究

  • 淑萍 傅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書寫之於邱妙津有如一場生命儀式的完成。戲劇場景有若社會行為的隱喻,邱妙津從性別演出到死亡演出,以戲劇動能挑戰社會既定的規範與邊界。虛構的性別身份是操演性的,無本質可言,性別、身體與文體之間的關係有待釐清。身體被視為模型,身體的孔隙與社體的邊界發生象徵性的關聯,以此設定邊界與禁忌、施加道德判斷,不潔的怪物(鱷魚)是遭到賤斥的存在。書寫揭開秩序所掩蓋的暴力與社會靜止的表象底下所蟄伏著的渾沌狀態,一方面具有政治意涵,在子宮空間裡,與世界暫時隔離的反結構的閾限內,反思現行社會秩序的缺失,享受踰越/愉悅的快感;另一方面受卑賤情境衝擊的書寫者以文學轉化傷害的意義、昇華自身的卑賤,尋找他者之間的關係的新的可能性。書信體開啟了內在的對話空間,而情書、遺書和日記錯綜交雜的形式具有將敘事重構的潛能,混淆人生與創作/紀實與虛構的向度,從中使得小說書寫技巧與生命的真正自由得到思考。邱妙津以愛人者自居,基進的給出不可能的禮物,要求建立(不)可能的關係,愛(人的)女人「奉獻」超越了「給予」,即使是以最奢華的生命形式──「死亡」為獻祭。以書寫創造性地抵抗人間不公不義的錯待,有如「殘酷劇場」的演出,面對生存情境中的現實「殘酷」地斲傷,自主選擇以更「殘酷」的強悍迎接不能逃避的痛苦。以藝術中止了瘋癲,以寬恕中止了罪與罰的循環,復原身為人的價值。邱妙津締造了女同志書寫的里程碑,也創造了「人生何其美」的藝術生命與價值。
獎項日期2011
原文???core.languages.zh_ZH???
監督員Wei-Zhen Su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