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香港、新加坡創造力教育政策實踐與研究發展之比較分析研究

  • 陳 珮芸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本研究的主要研究目的旨在探討、分析與比較台灣、香港、新加坡創造力教育之政策發展、計畫實踐、相關研究之發展趨勢。本研究採文獻探討與 Bereday的比較研究法。政策方面乃分析其創造力教育發展沿革及計畫實踐;研究方面則以創造力相關之重要國際期刊及該國博碩士論文為資料來源,分析其篇數、研究對象與研究類型。本研究所獲之結論如下:
一、政策發展部分:不論是台灣、香港或是新加坡,自1970年起皆陸陸續續將創造力當作重要發展的一部分,當地教育部或教育局亦皆有提出創造力教育相關的文本,最早是新加坡1997年的《Thinking School, Learning Nation》,再來是香港的是2000年的《學會學習:課程發展路向》,而台灣的則是2002年的《創造力教育白皮書》。但若是以創造力教育為題的直接相關政策文本並實施相關計畫的,乃是台灣教育部於 2002年頒布的《創造力教育白皮書》及2009年「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與香港教育局2016年的《推動STEM教育—發揮創意潛能》一書。然而,相較於台灣與香港,新加坡方面並未發表創造力直接教育相關之官方文件。
二、計畫實踐部分:台灣、香港、新加坡在各方面皆有所著墨,而其中台灣的從《創造力教育白皮書》的推動策略及2009年「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可以得知,台灣的創造力教育計畫以「人才培訓」較為多數。香港則從優質教育基金的計畫類別中發現,「創意藝術、文化」此類別至今仍在類別分項中,但政府自2016年以後開始推動STEM教育及相關計畫,則轉為重視「跨領域」方面。新加坡方面,從其教育部推動的創新計劃,以及國家研究基金會的RIE(Research, Innovation and Enterprise)計畫中可發現,多以「科技研發」為主。
三、國際期刊部分:本研究以Sternberg與Lubart(1995)的創造力投資理論(Investment theory of creativity)的六個面向(智力技能、知識領域、思考風格、特質、動機、文化環境)為基礎進行分析,根據研究結果發現,台灣、香港、新加坡皆在Thinking Skills and Creativity、Creativity Research Journal、The Journal of Creative Behavior此三本重要的創造力教育國際期刊中,「文化環境」方面的研究皆為最多數,「動機」皆為最少數。而綜合三本期刊,台灣在研究類型上由多至少排列,依序是文化環境、智力技能、思考風格及特質、知識領域、動機;香港的研究類型由多至少依序是文化環境、特質、智力技能及思考風格、知識領域、動機;新加坡的研究類型由多至少依序是文化環境、特質、思考風格、智力技能、知識領域、動機。雖然三者皆是文化環境最多,但強調及重視的有各有所不同,台灣的研究中屬教學、訓練、課程、評量、文化差異等內容最多;香港則多為批判性思考、課堂的環境支持、教學訓練、大學科系的差異等內容為多;新加坡方面以評量、支持失敗經驗等內容為多。
四、博碩士論文部分:台灣的博碩士論文以創造思考教學與創造力、教師創意教學因素為多數,研究主體為教育現場;香港以職場、企業、藝術人文為多數,研究主體在職場、企業;而香港有另一特點為媒體方面的創造力亦不少;新加坡則是「藝術、創作」為多數研究類型。
五、研究對象部分:台灣、香港、新加坡研究最少的皆是「老年人」,其次是「幼兒」,最多的為「跨文化(cross-cultural studies):研究對象為包含兩個國家以上在影響創造力教育因素的任一面向比較」。
獎項日期2019
原文???core.languages.zh_TW???
監督員Hsu-Chan Kuo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