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事故的國家賠償責任

  • 惠文 劉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教育基本權是以保障學生的自我實現為核心。學校則是保障教育基本權的主要場所。因此,學校一方面不僅須給予學生學習的權益;另一方面,更應保障學生能安全學習的權利,兩者皆是教育基本權的主要內容,同樣重要。也就是說,學生能夠毫無後顧之憂的去盡情藉由學習去追求其人格自由開展的前提是:一個安全無虞的學校環境。
要達成學生安全的教育基本權保障目的,必須透過主觀權利功能與客觀法功能所交織而成的基本權各種不同的作用方式,亦即學生父母、教師與學校三者的制衡關係,而建構的憲法上最大可能基本權實現的保護網。身為保障教育基本權實現的參與者,父母的教育權應以其子女的自我實現為導向,如學校影響學生的安全學習時,父母得行使異議權,並得拒絕之;教師從事教育活動時,負有保障學生生命、身體的安全注意義務;學校為保護學生的安全教育環境,須具體形成或整備完善的學校設備、學校環境等教育外部事項。當學校事故發生,意謂著學生無法安全學習,其教育基本權可能已被侵害,此時最重要的即是教師與學校賠償責任是否成立。本論文嘗試從國家賠償責任的角度,分別由教師作為公務員的國家賠償,以及學校做為公共設施的國家賠償,來探討教師與學校可否成立國家賠償責任。也進而嘗試釐清私立學校教師得否作為國家賠償法上的公務員,以及公有公共設施的範圍是否涵蓋私立學校的設施。
在學校事故的國家賠償責任成立要件上,對於公立中小學教師來說,由於國民義務教育的實行,決定了其工作的高度公共性;因而教師係依教育法規從事於公務,應屬於國家賠償法所規定的公務員。私立學校教師教學活動亦屬於行使公權力的行為,符合國家賠償法第4條第1項的規定:「受委託行使公權力之團體,其執行職務之人於行使公權力時,視同委託機關之公務員。」視同國家賠償法上的公務員。是故,教師於從事教育活動時對學生負有注意其安全的前置義務,如侵害學生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國家賠償責任。至於公立學校的學校設施,如果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導致學生受到損害,應成立國家賠償法第3條的國家賠償責任。但私立學校的學校設施,並非屬於國家賠償法第3條第1項的公有公共設施責任,如果私立學校的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而導致學生受到損害時,應由私立學校負民事上的侵權行為責任。
獎項日期2008 一月 21
原文Chinese
監督員Yue-Dian Hsu (Supervisor)

引用此

學校事故的國家賠償責任
劉, 惠. (Author). 2008 一月 21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