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鶴回眸:李渝小說研究

  • 資婷 黃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本文認為在現代主義系譜下的代表作家當中,李渝同時具有藝評家之雙棲身分,讓她的作品混合了創作者與藝評的觀察,形成一套多重渡引美學。文學與藝術的間距讓作家對時間重新感知,並實踐於文學作品。本研究將從李渝的小說與藝評出發,檢視文學及藝術如何互滲影響,兩個領域的對照讓相似與差異自細節裏浮出,自李渝畫論作為作者美學構築之線索,試圖貼近作家的生命肌理,從「憂鬱的抒情時刻」、「戰亂下的愛情、記憶與時間」、「跨藝術互文中的懷舊現象」、「追憶與重複」四主題縷析:
首先,探討李渝如何抒發憂鬱之情,又為何憂鬱?自李渝藝評〈光陰憂鬱〉裏對趙無極(1921-2013)作者論式的剖析,進行畫家的私我情性影響創作風格之細緻考察,與試圖重構「鬱」於中國藝術發展之歷史二條線索,思考與趙無極同樣被黑太陽熱切照耀的李渝,其作品中的憂鬱氣質。當作家瘋狂世界冷靜之後,她整理面向死亡與崩毀的瞬間,如何與突如其來的情緒抗衡,將之轉換成力量,體現於創作中。
其次,從小說中特殊的時間感切入,運用柏格森(Henri Bergson,1859-1941)真實時間為實在綿延(durée)之概念,以〈夜琴〉、〈號手〉、〈踟躇之谷〉、〈夜煦〉、〈無岸之河〉、〈她穿了一件水紅色的衣服〉六篇,李渝於小說中扭轉了線性時間,在戒嚴時期製造一條以愛情作為生命出口的逃逸路線。
第三,依據斯維特蘭娜•博伊姆(Svetlana Boym╱Светла́на Ю́рьевна Бо́й)提出兩種形式的懷舊:修復型懷舊(Restorative Nostalgia)與反思型懷舊(Reflective Nostalgia),解讀李渝以跨藝術互文的創作手法來敘說故事,並認為李渝屬於「反思型懷舊」——以文學神遊等想像力的方式重構鄉國,調度藝術史的知識體系,呈現獨特的懷舊現象。
最末,以李渝長篇小說《金絲猿的故事》為論述核心,此書集結作者書寫母題之大成,敘寫父輩渡海來臺之前與之後的歷史,第一版本與經典版兩者間的差異被王德威視為「改寫」,本章節探討作者如何在《金絲猿的故事》中追憶往昔時光與重複說著相近的故事,並思考「為己重複」之必要與必然。
獎項日期2014
原文???core.languages.zh_ZH???
監督員Wei-Zhen Su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