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指示性遺忘看 Google Effect 的機制

  • 鄧 怡凡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資訊科技的發展,提高了網際網路的可及性,成為我們「觸手可及」的主要外部記憶工具,甚至是一同分擔工作的夥伴,讓我們不需再去費心記憶那些可以寄託給 3C 產品與網際網路的資訊。Sparrow,Liu和 Wegner在 2011 年的研究中發現,當資訊因為儲存於電子產品中而具有唾手可得的可及性時,我們就會比較不記得資訊本身,他們稱這樣的現象為 Google Effect。本研究的主要目的即是試著進一步了解 Google Effect 背後的機制。我們在實驗一中重製了 Sparrow et al (2011) 中的實驗二,並且成?複製出了刪除組記憶強度高於儲存組的結果。在我們的實驗二中,再加入了控制組,並且針對認知負荷進行操弄,分別用來進一步了解儲存詞及刪除詞間的記憶量差異來源,以及 Google Effect 背後的機制。實驗組中的儲存詞記憶強度比控制組少,但刪除詞記憶強度兩組則沒差,顯示 Google Effect 中儲存詞與刪除詞之間記憶強度差距,可能主要來自於受試者對儲存詞的不複誦或是抑制,且刪除詞並沒有因此在測驗時更容易被提取出來。在我們的實驗中,Google Effect 只產生了損失(cost,指相較於控制組,受試者較不記得儲存詞),但沒有預期中的優勢(benefit,指相較於控制組,受試者可以記得更多刪除詞),這意味著 Google Effect 可能只與記得較少的儲存詞有關。另,我們發現受試者對儲存詞的記憶強度會因為負荷作業而有變差的傾向,顯示造成 Google Effect 損失的機制應該不是受試者對儲存詞進行提取式抑制,而比較可能是造成登錄差異的選擇性複誦。
獎項日期2016 二月 15
原文???core.languages.zh_ZH???
監督員Chun-Yu Lin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