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化療藥物氨甲蝶呤在乳腺癌體外以及原部位腫瘤動物模式中對於細胞毒性及放射線增敏性之影響

  • 李 珮綺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乳癌不論是在全世界或台灣,一直是女性癌症發生率的第一名,雖然現在醫療進步,提早發現治療,五年存活率很高,但也由於現代人生活型態的改變,造成罹癌風險大大的增加,其中三重陰性乳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TNBC)又為乳癌類型中最難治療、復發轉移率也最高的一種,因此關於TNBC的更多治療策略研究是必須的,而透過合併療法,能夠透過化療藥物不同的分子機制增加毒殺效果並降低抗藥性跟副作用、使重疊的毒性最小化,其中放射線為臨床上常常作為輔助性治療的方法,但其不可避免的會對正常組織造成一定的傷害,或有明顯的副作用出現,因此合併的療法為可以降低放射線劑量卻不影響療效的權衡辦法,而由於乳癌細胞有高表達的葉酸,我們以合併使用葉酸的結抗劑-氨甲蝶呤以及放射線為策略來治療乳癌,藉由體外試驗以及原部位乳腺癌小鼠動物模式,探討氨甲蝶呤(Methotrexate)合併處理放射線是否對乳腺癌細胞具有協同毒殺效果,並了解其誘發的細胞死亡模式以及自體吞噬所扮演的角色。在體外試驗,分別以單獨處理放射線、氨甲蝶呤(Methotrexate)以及合併處理小鼠三陰性乳腺癌細胞株4T1-Luc,使用Trypan blue exclusion assay分析細胞毒殺效果並用劑?效應分析軟體計算其combination index(CI)值分析協同效果;利用流式細胞儀測定細胞死亡模式及細胞週期變化;透過西方墨點法及免疫螢光染色分析細胞自體吞噬情形;而由於透過標記的方式達到更專一效果是現今一個很熱門的抗癌發展方向,因此我們也藉由西方墨點法探討其毒殺效果與steroid receptor coactivator-3(SRC-3)和6-phosphofructo-2-kinase/fructose-2 6-bisphosphatase 4 (PFKFB4)之間的關係,期?未來能將SRC-3當作標的,也利用氨甲蝶呤(Methotrexate)辨識葉酸的能力達到更有效抑制乳腺癌細胞生長的作用。在動物實驗方面,建立原部位乳腺癌小鼠動物模式,並利用活體分子影像系統定時監測腫瘤的生長,於犧牲後取出腫瘤進行秤重觀察其治療效果。綜合細胞以及動物的實驗結果,相較於單獨處理組別,合併處理氨甲蝶呤(Methotrexate)與放射線能協同增強細胞毒殺效果並有效抑制腫瘤生長。為釐清協同效果的作用機制,在透過群落分析確認氨甲蝶呤(Methotrexate)的確可以增加放射線敏感性後,利用流式細胞儀分析細胞死亡模式,發現在處理24小時後,細胞凋亡及壞死在單獨以及合併的組別均沒有太多的表現;自體吞噬百分比在合併的組別確實比起單獨處理時明顯的增加,在加入自體吞噬抑制劑後,細胞存活率有回復的情形且細胞凋亡有增加的趨勢,表示細胞自體吞噬同時具有保護與毒殺的作用,而大部分扮演著促進死亡的角色。而SRC-3及PFKFB4、p-mTOR及p-Akt蛋白在合併處理後均有明顯得減少,綜合以上結果得知,合併處理氨甲蝶呤(Methotrexate)與放射線可能經由減少乳腺癌細胞SRC-3的表達,進而抑制Akt/mTOR及下游路徑並增加對乳腺癌細胞之抗癌效果。
獎項日期2018 八月 25
原文???core.languages.zh_ZH???
監督員Ying-Jan Wang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