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能力建構與社區工作政策之關係探討--以台南市延平社區與港東社區為例

  • 陳 力賢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回顧台灣過去社區工作政策,從90年代的社區總體營造,乃至於近幾年農委會所提之農村再生政策,多以社區培力作為核心推動精神,即政府部門將一定的權力與責任授與社區,增進其改善社區問題之實際操作能力,從而達到各項社區工作政策之目標。因此,社區能力關乎社區是否能夠制定、執行有效的計畫,以達成社區工作政策乃至於社區自身所追求的目標。 臺灣之社區化政策發展已久,?多社區組織亦曾申請過數個不同政府部門的社區化政策,由於不同的政策所想要解決的問題不盡相同,培力的方式也有所差異,在經歷眾多政策的引導與協助之下,從文化部發起之社區總體營造,乃至於針對農村議題之農村再生政策,社區能力之建構如何受到影響? 目前國內相關研究大多為社區能力的評量指標之建立,缺少從個案的觀點描述並解釋社區能力建構的過程,因此本研究欲梳理社區能力形成的脈絡與後續的運作,歸納與解釋不同社區化政策的引導、協助之影響,以及社區自主行動的成分。 本研究乃以Glickman & Servron(1998)之社區能力:組織能力、方案能力、網絡能力、政治能力與資源能力建構之理論為理論分析架構,並自臺南市選取兩社區作為個案研究對象,透過參與觀察與半結構式訪談,回顧與個案社區主要發展方向相關的社區能力建構過程,分別釐清政策引導與協助對社區能力建構與累積的影響、社區自身能力的運作與累積。並探討同一政策在不同社區之社區能力建構是否存在差異。 在社區能力建構與社區化政策關係之關係上,本研究發現: 社區發展政策乃透過社區發展協會下設之組織:理事會、監事會與會員大會之職能分工以推動社區發展工作。而兩社區的組織分工運作方式,皆不如政策預想的方式進行。第二期新故鄉社區營造期待社區能夠發展文化產業,並皆亦引導出兩社區產業項目研發之方案能力,然而在社區發展協會無給職的情況下,產業的延續,皆需要再由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人力來持續執行。 在社區參與程度上,社區總體營造、農村再生政策等政策目標,皆期待社區能夠廣泛參與,並設計參與機制能提升社區參與的程度,然而從延平社區所申請計畫的社區運作來看,由上而下、配合理事會執行計畫的運作方式早已深植社區居民心中。 農村再生返鄉青年築夢計畫期望返鄉青年能為農村社區注入新活力,帶來計畫上不同的想法,然而由於返鄉青年進入社區的時機點乃社區農再計畫已成形,使返鄉青年未能發揮政策所預期的?能。比較多元就業開發方案,執行計畫之專案經理可事先參與計畫撰寫營,則大大提高專案經理在計畫的?能與參與程度。然而若社區發展協會已有既有之決策、管理人事之組織結構,則減弱專案經理之權力與責任,使其失去原有角色?能。
獎項日期2018 八月 31
原文Chinese
監督員Wei-Ju Huang (Supervisor)

引用此文

社區能力建構與社區工作政策之關係探討--以台南市延平社區與港東社區為例
力賢, 陳. (Author). 2018 八月 31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