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酒國》研究

  • 耿年 林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摘 要
論及當代華文書寫,不能避開莫言。作家自一九八○年代開始創作,筆耕不輟,成就不凡。自成名作《透明的紅蘿蔔》以降,《紅高粱》改編電影掀起熱潮。之後《天堂蒜薹之歌》、《酒國》、《豐乳肥臀》題材、敘事迭翻新頁,及至《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勞》到將其推上文學桂冠諾貝爾文學獎的《蛙》,作家長期實驗、超越書寫極限,終抵文學可至的最遠邊界。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上,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主席帕‧瓦斯特伯格(Per Wastberg)頒獎頌辭便讚莫言:「幻想翱越了整個人類。他是了不起的自然描述者;……只有他能夠跨越種種禁忌界限試圖加以闡釋。」
然而回首莫言創作路途,也有消寂的時候,譬如《酒國》在一九九二年出版後,便未如《紅高粱家族》引發凡響。《酒國》何以成為莫言寫作以來,較不被重視的書寫,引發筆者關注,莫言「跨越種種禁忌界限試圖加以闡釋」在前,因此以《酒國》為題,試圖通過梳理文本加以了解,主要沿著莫言所謂「真正的創新來了時……一向喜歡喋喋不休的評論家全都沉默了」展開,逐步驗證文本如何融合實驗性的小說技巧、強烈的諷刺內涵,達於載負作家極大期許,加重《酒國》分析、闡述的空間。
本文以五章篇幅進行論述,首先分析《酒國》運用書信體,討論書信體為西方慣用於情愛與女性書寫的模式,到華文世界裡有否文化轉譯之可能,從女性書寫到男作家仿聲,自西洋文學到華文小說書寫,莫言為書信體另闢蹊徑,呈現與西方語境截然不同的樣貌。其次,立足於將寫作視為心理治療的觀點,透過書寫以彌補飢餓、心靈的匱乏,從中提取「酒」與「食人」細論,承襲魯迅以來「吃人」主題之遷思迴慮,並借助「食、色,性也」的延展,直指飲食男女跨越道德界線的性愛糾葛,彰顯沈淪狂亂的社會黑暗面。最後考察文本與小說手法的對應,善用各種小說技巧,交織虛構故事與現實世界,互相疊合產生極大的解讀空間,並深入探尋隱身其中的作者聲音,綜論以上要點,歸結出《酒國》在莫言系列作品裡的獨特價值。
獎項日期2016
原文???core.languages.zh_ZH???
監督員Wei-Zhen Su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