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利罪構成要件之研究-以德國與台灣重利罪之比較為核心

  • 蔡 忠明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透過對德國重利罪法制史之探究,筆者發現德國重利罪曾受到經濟自由主義而遭到刪除,但因為刪除後產生諸多的社會弊病,又隨著人民對經濟自由主義的反省,社會主義思潮於18世紀末的風起雲湧,該條文又再度引入德國刑法典中。此點值得吾人注意。   對於重利罪的保護法益,德國通說及我國通說、實務相同,咸認為重利罪保護財產法益,但此見解遭受「為何一個自主負責的被害人受禁止處分自己的財產法益」之質疑,為了解決此問題,德國學說提出?多除了財產法益以外的補充,但筆者認為其他保護法益的補充並無法增加重利罪之正當性,反而造成諸多解釋難題。最終筆者認為德國學者Kindh?user「重利罪保護法益為契約自由」較為可採,並且於我國折衷經濟體制下,該保護法益是「具社會國思想的契約自由」作為重利罪保護法益,該法益在擔保「個人締約地位之平等」與「契約內容之公平性」。   關於被害人弱勢情狀之利用,由於我國重利罪條文敘述與德國重利罪條文描述有相當程度的類似性,因此筆者認為,德國學說與實務對於重利構成要件之解釋相當程度上能夠引入我國重利構成要件之解釋,以啟發或補充我國學說與實務解釋不足之處。至於2014年刑法第344條第1項增訂之「難以求助之處境」應為所有弱勢情狀之概括規定,此一解釋可將規定於德國重利罪中,但我國重利罪所無的兩個弱勢情狀「判斷力欠缺」與「顯著意志薄弱」納入。   為遵守罪刑法定原則,並避免不必要的處罰漏洞,筆者認為我國重利罪所涉及的交易類型不應該僅侷限於消費借貸,至少應修法涵?其他的金錢借貸方式,諸如:金錢債權之延期、貼現、售後回租等,並應朝「於締結重利契約時即屬重利既遂」的方向解釋。2014年刑法第344條增訂之第2項值得嘉?,該條文修正後,我國顯不相當重利的標準,不再僅以「行為時與行為地借貸所約定的通常年利率」為標準,而必須以「通常有效年利率」,以避免行為人透過不同的名目規避重利罪之處罰。惟筆者認為本此修正仍有諸多值得討論的問題,特別是第2項所指的「違約金」範圍仍有待討論。
獎項日期2015 二月 9
原文Chinese
監督員Tze-Tien Hsu (Supervisor)

引用此文

重利罪構成要件之研究-以德國與台灣重利罪之比較為核心
忠明, 蔡. (Author). 2015 二月 9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