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蝴蝶蘭胞器DNA的分子標誌

  • 林 伯彥

學生論文: Master's Thesis

摘要

過去本實驗室經由比較台灣原生種姬蝴蝶蘭(Phalaenopsis equestris)和白花蝴蝶蘭(P aphrodite subsp formosana)的葉綠體DNA,發現兩種蝴蝶蘭在演化過程產生變異的熱點區域,特別是在基因間隙和內插子區域中。本研究針對高變異的6個基因間隙和1個基因內插子區域進行定序,以分析19種蝴蝶蘭原生種間序列變異的情形,並探討親緣演化關係。為了開發蝴蝶蘭粒線體DNA標誌,首先鑑定白花蝴蝶蘭粒線體DNA含有的微衛星序列(microsatellite),針對SSR共設計13組引子對,利用PCR產物長度的差異用以區別不同蝴蝶蘭原生種。多型性程度分析顯示,13組粒線體SSR標誌的PIC值介於0 12到0 85。結合5組SSR標誌可以成?鑑定18種蝴蝶蘭原生種。而利用串聯粒線體DNA或葉綠體DNA分子數據所建構的親緣演化樹有所不同。本研究也將胞器DNA標誌應用於鑑別11個姬蝴蝶蘭品系,結合3組葉綠體標誌可以將其全部區分出來。此外,藉由蝴蝶蘭粒線體DNA標誌得以確認蝴蝶蘭粒線體是母系遺傳,可應用於追朔蝴蝶蘭雜交種的原始母本來源。綜合以上結果,本研究開發的胞器DNA標誌可應用於品種鑑定、親本分析、親緣演化研究。
獎項日期2014 9月 9
原文???core.languages.zh_ZH???
監督員Ching-Chun Chang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