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ffects of videoconferencing vs. face-to-face discussion in two-stage peer feedback designs in EFL writing contexts

論文翻譯標題: EFL寫作中視訊會議與面對面模式對口頭同儕反應討論之成效探討
  • Michael Loncar

學生論文: Doctoral Thesis

摘要

為了澄清、擴展及更新前人三方面的研究 (1)兩階段的同儕反饋 (2)同儕反饋訓練的重要性,以及(3) 科技介導的異步同儕閲審,本研究旨在比較【兩階段混合模式】(階段一:文書處理軟體;階段二:面對面討論)與【兩階段電腦媒介溝通模式】(階段一:文書處理軟體;階段二:透過Cisco WebEx進行視訊會議) ,在以英語為外語的 學術寫作環境中各別運作之情形。本研究始於2021年秋季,研究環境為台灣南部一所大學三年級的進階寫作課程中

本研究採用重複且相互抵銷的設計方法,以(1)分析學生在【兩階段混合模式】及【兩階段電腦媒介溝通模式】下,對於同儕間口頭討論的應答成效;以及(2)探討在各模式第二階段(意即【混合模式】中【面對面討論】以及【電腦媒介溝通模式】中透過【Cisco Webex進行視訊會議討論】),哪種模式會影響(A)同儕的反饋、(B)修訂的採納程度,和(C)是否成功修訂。分析的數據包含同儕反饋的文件、修訂的草稿、反饋性質、語言功能、反饋焦點,也包括PFOS (Kasch et al., 2021)、UTAUT問卷(Venkatesh et al., 2003),和來自反思日記、修訂日誌,和焦點小組式討論的定性數據

在反饋的品質上,研究結果顯示:學生有更多的修訂導向反饋,以及相對均衡地針對寫作高層問題及語言問題提出反饋,原因可能是兩階段的設計和嚴謹的同儕反饋訓練,這些反饋和大多數研究一樣,被視為是正向的反應。兩種不同模式的效果差異性不大,(A)修訂及非修訂導向反饋和(B)大多數對話功能中並無統計上的差異,主要具有顯著性差異的部分為理解及說明的確認。學生在視訊會議中,相較於面對面口頭討論,顯著地使用了更多此類確認行為。

在修訂的品質上,修訂導向評論有著更高的接受度和成功修訂的比例。回饋焦點方面,在寫作高層問題及語言問題反饋兩方面皆有成效,達到高反饋接收度及成功修訂的頻率。不同模式的反饋影響不大,在反饋接受率和成功修訂或非修訂的平均數中,並無統計的差異,在基於寫作高層問題及語言問題導向的反饋中,反饋接受率、成功修訂,或非修訂的平均數並無顯著差異。唯一有顯著差異的語言功能為理解性確認,在使用【電腦媒介溝通模式】之視訊會議軟體時,修訂、非修訂,及成功修訂的比率數據達到幾近顯著。可以合理地推測學生由於不熟悉視訊會議軟體或是連線問題導致了學生提出更多闡述性的問題,因而在【電腦媒介溝通】的同儕口頭討論中,達到更高的接受率和成功修訂率。

在大多數學生偏好混合模式下時(換句話說,在使用文書處理軟體進行異步同儕閱審以建構反饋後,進行面對面口頭討論),多數學生認為使用視訊會議具有成效,並認為他們仍然皆能夠在三種模式下完成目標。

整體結論為:(A)兩階段的同儕反饋,包含【混合模式】及【電腦媒介溝通模式】皆取得成功、(B)不同模式在給予反饋及做出修訂的口頭討論中並無太大差異、 (C)訓練的成效似乎能夠平均地應用在不同模式。當其他情況相同時,利用思科網迅(Cisco WebEx)進行【電腦媒介溝通】所產出的反饋與【面對面討論】的反饋十分相似。此外,在使用過這三種模式後,(D)學生們認為他們皆能夠在三種模式下完成目標。最後,這篇文章探討了這些研究成果的理論意義和教學涵義,並能作為未來的研究草稿上的輔助資料。
獎項日期2023
原文English
監督員Hui-Tzu Min (Supervisor)

引用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