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uffering and Salvation of History: on Guo Songfen's Novels

論文翻譯標題: 歷史的苦難與救贖:論郭松棻的小說
  • 利 文曄

學生論文: Doctoral Thesis

摘要

本文試圖以現實主義的框架,討論郭松棻的《驚婚》。此處所謂現實主義,是作為典範的意義來理解。也就是說,以人與現實之間的關係作為分析的主軸,觀察郭松棻的小說如何反映台灣政治現實,郭松棻又如何將他在1970年代間逐漸確立的人道主義關懷,表現在小說之中。 1945年,國民政府接收台灣,面對日本留下的種種措施和文化,國民政府試圖藉著掌控警政和建立保甲制度,同時施行語言政策,在政治以及文化意識上建立一個新的共同體。不過一方面警政體制的腐敗,與及1946年爆發的奴化論戰,使得本省人原先對國民政府的好感一落千丈。同時面對語言斲傷,經濟民生、治安都快速崩壞。對國民政府的不滿,累積到1947年終於爆發二二八事件,形成人民與政府的全面對立。不過,國民政府並沒有掌握與人民修復關係的黃金時間,反而透過輿論將二二八事件的起因操作為共匪、日本餘黨謀亂,以及本∕外省人之間的分裂。省籍對立的狀況一直到1980年代中後期才終於有機會被正視。 對國民黨的專斷威權心生不滿的知識分子,也同樣受到思想和言論自由的禁制與戕害。郭松棻眼看上一輩的知識分子掌持自由主義大旗,對於政治現實卻毫無著力,出國時又受到美國反戰思潮和學運的刺激,便開始投身左翼理論以及政治運動。從沙特與卡謬存在主義哲學的比較到保釣運動,他在1970年代發表的一連串文章,可以明顯看出他的關懷對象逐漸聚焦。尤其往往被視為是立場悖反的幾篇文章,左批共產主義右打自由主義,更凸顯出他所關注的對象是在意識形態對峙下深受其難的人民。本文稱其為「歷史的人道主義」,在此時於焉成形。在1980年代初期發表的幾篇題組形式的小說,都更加顯著地表現出郭松棻對各種思想和主義的看法。比起宣揚特定政治意識形態,郭松棻著力描繪人們在威權體制下的心靈及認知。國民黨對政治場域進行全面掌控的結果,是知識分子被排除在政治之外,郭松棻筆下的人物對於事件的觀點也因此都呈現去政治化的狀態,或者是遲來的理解。 在《驚婚》中,郭松棻更進一步,展現出尋求救贖的強烈意圖。我將整個過程分為三個層次來討論:其一是認識苦難的歷史性,個人的苦難即是歷史的苦難;其二是個人展現出能動性的可能;其三是認識到「自身」也同樣處於歷史苦難的一環。這三個層次扣合了我對郭松棻「歷史的人道主義」的定位,也指出了詮釋《驚婚》的一個完整架構。
獎項日期2021
原文English
監督員Sheng-kuan Yu (Supervisor)

引用此

'